1. 首页
  2. 世界新闻

古埃及文明No.1遗迹,显然轮不到金字塔

喜欢旅行,最热爱的还是所有大自然的辽阔壮美,而对于人文风光,我更偏爱古老的遗迹。

走过很多地方之后,我心目中的人类古文明遗址top4分别是约旦的佩特拉,危地马拉的蒂卡尔,黎巴嫩的巴勒贝克和埃及的阿布辛贝

前三个我都写过公众号文章,阿布辛贝神庙是我第一个去的,也是唯一一个故地重游过的,不写一篇实在是过意不去!

第三次来到埃及,主要也是想故地重游阿布辛贝神庙和黑白沙漠,去黑白沙漠的路上,一起拼车的是几个法国老人,跟他们聊天才知道,那个法国老爷爷已经77岁,而这是他第17次来埃及!

法国老爷爷说他第一次来是54年前,那时候他还很年轻,骑一辆摩托车环游埃及,当时这个国家也比较落后,沙漠公路很窄很破,对面要是来一辆大卡车,他就得先把车开到沙地里去避让,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开摩托车拐弯的样子。

我问他:50多年前那些古埃及文明遗迹应该还是另一番模样吧?他说:是的,那时候阿布辛贝神庙还在搬迁,可惜没有看到神庙搬迁前的样子。

我问他去过几次阿布辛贝神庙,他说不记得了,但几乎每次来都会去,每次去都还是会被震撼到。

究竟是怎样不可思议的一座神庙,才会让一个旅行者在50多年的时光里一再故地重游十多次?

年少时的青年如今已经白发苍苍,但神庙还在那里,不动声色却名震天下。

时隔六年,又一次飞往埃及南边的城市阿斯旺,次日凌晨4点从阿斯旺出发,坐车3个半小时来到阿布辛贝神庙。

路途遥远让这里的游客远不及开罗的金字塔或者卢克索的帝王谷那么多,但是在游历了埃及大部分神庙金字塔遗迹不止一次之后,阿布辛贝神庙在我心目中No.1的地位依然无可撼动。

买了门票进去,这次是沿逆时针方向绕到神庙跟前,经过小山侧面的时候,四座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大雕像忽然就出现在左边的视野里,那一刻内心震撼到无以言表,仿佛时间都静止,是一种看到了神迹时产生的敬畏之心。

四座拉美西斯的雕像分别是他从青年到老年不同时期的面貌,那双目睹了三千年时光荏苒的眼睛乍一看平静如水,但走到这巨大石像的跟前仰望正襟危坐的法老时,却可以真实感受到他的气场强大,不怒自威。

阿布辛贝(Abu Simbel)是阿拉伯语Abu Sunbul的衍生,而Abu Sunbul来源于古代地名Ipsambul,属于努比亚。

作为黄金以及其他稀缺商贸资源所在地,努比亚地区对于古埃及王朝来说意义重大,在埃及第19王朝拉美西斯二世在位时,整个努比亚地区大兴土木,通过建造一系列雄伟的神庙来巩固法老在这里的统治地位。

最负盛名的一座就是阿布辛贝,这座神庙在一块被称为Meha的岩石山上切凿雕刻而成,供奉着拉美西斯二世法老与诸神,旁边一座小的神庙则是为他心爱的妻子纳菲尔塔莉所建造。

神庙始建于公元前1264年,花了20年时间才完工,最初的名字是“拉蒙斯神庙”。神庙的地理位置刚好是上下努比亚的天然边界——尼罗河第二大瀑布。

2013年那次来阿布辛贝的时候,赶上埃及整个国家动乱,游客锐减,当时和三个中国同伴居然是包场游,我们到达时管理员开门带我们进去,离开时管理员直接关了景区大门。

这次游客其实也不算多,可真的是忙坏了看门人,因为总是有一些没买摄影票的游客拿着手机相机偷偷拍照,很多人并不懂摄影,用自动档拍照时都会自动开闪光灯,真让人心疼。

那些精美绝伦的壁画,在干燥黑暗的环境里保存了数千年依然鲜艳,可现在却暴露在每天数以千计游客们的闪光灯威胁里。

阿布辛贝神庙之所以保存得如此完好,也跟它这几千年来的坎坷历史有关,随着时间的推移,托勒密王朝之后古埃及文明衰落,神庙被最终废弃。

公元前6世纪的时候,阿布辛贝神庙拉美西斯巨像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被沙子埋没,然后渐渐地完全被遗忘在撒哈拉沙漠腹地。

直到1813年,瑞士探险家伯克哈特(Burckhardt,没错,正是发现古城佩特拉的那位)无意中找到了神庙的顶部门楣,他与意大利考古学家贝尔佐尼(Belzoni Giovanni Battista)提到了这件事,于是贝尔佐尼动身前往去寻找这座失落古埃及神庙。

他第一次去时并没有办法挖出一个通往神庙的入口,无功而返的贝尔佐尼并不甘心,四年之后他再一次来到这片沙漠时,终于让这座沉睡了两千多年的神庙重现天日。

神庙里的壁画色彩依然鲜艳,像是几千年前最初时的模样,最著名的壁画是记录了古埃及人和古赫梯人之间那场著名的卡迭石战役,拉美西斯二世也在战后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和平条约。

实际上现在的阿布辛贝神庙已经经过了人为的搬迁,因为阿斯旺水坝的修建,尼罗河在这一段形成了一片广阔的纳赛尔湖,水平面的上升将导致阿布辛贝神庙整个被湖水淹没。

曾经人们提出过一个方案是在寺庙周围建立一个纯净水坝,然后在遗址上盖一个巨大的玻璃罩,让阿布辛贝成为水下博物馆。

展示了阿布辛贝搬迁前和搬迁后的位移(玻璃代表纳赛尔湖湖平面)

最后执行的搬迁方法比较简单粗暴——整体切割,分开搬运,然后重组

整个阿布辛贝神庙被切割成2000多块,最小的有10吨重,最大的则有30多吨,然后在新址上像搭积木那样再重新拼起来。

整个工程的难度并不是寥寥几行文字就能表达的。你们能想象吗,那么巨大的雕像切割,是工人徒手拿钢锯切开的!没错,徒手锯开!

拼合的时候原本考虑的是粘合剂,发现不可行之后,不得不选择用钢筋将切割的直角边固定,最后用石粉填充锯缝。

也就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布辛贝神庙经过“拆迁”,已经变成了“钢筋岩石”结构,当你仔细观察的时候,还是能看到拉美西斯面部那些浅色的切割线。

现在走到阿布辛贝神庙跟前,四座拉美西斯坐像的左起第二座,上半身已经残破,但这并不是搬迁时候导致,而是在一次地震中损毁。

破损的头部就在雕像的脚边,搬迁之后依然保持了一模一样的相对位置。

拉美西斯的额头就如此巨大

当时建造神庙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奇妙的设计:

每年2月21号和10月21号两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会射入神庙最深处最幽暗的地方,照亮里边供奉的拉(哈拉赫提)神,阿蒙神和拉美西斯二世三座雕像,而最右边掌管冥府的普塔神却依然处于黑暗之中。

因为阿斯旺水坝修建,神庙经过搬迁之后,这个特殊的日子往后移了一天。

现在每年2月22号或10月22号慕名前往阿布辛贝神庙等待日出时刻的游客非常非常多,想要看到这一神迹并不容易。

如果我还有第四次去埃及的机会,大概也会选择在2月22号这一天再次前往阿布辛贝神庙去碰碰运气。

至此我已经写完【我心目中的全世界古文明四大遗迹】的文章,除了此篇埃及的阿布辛贝神庙之外,分别是:

约旦的佩特拉

危地马拉的蒂卡尔

黎巴嫩的巴勒贝克

而这也是我公众号文章里关于埃及的第五篇文章,足见我对这个国家的偏爱,此前的分别是:

西奈山的忏悔之路

撒哈拉沙漠惊魂记

失落的遗迹,阿拜多斯和丹达拉

撒哈拉腹地的绿宝石锡瓦绿洲

文中黑白旧照均来自维基百科,特此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soe.cn/a/139795.html